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维权动态 > 股票 > 私藏枪支,举报落马官员,昔日煤炭业大佬武予鲁案落判

私藏枪支,举报落马官员,昔日煤炭业大佬武予鲁案落判

作者:老K维权   来源:老K维权  热度:14  时间:2019-02-01
昔日煤炭业大佬武予鲁,终于走完了终审。新京报记者近日独家获悉,武予鲁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内幕交易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已于2018年底被判执行有期徒刑1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

昔日煤炭业大佬武予鲁,终于走完了终审。

新京报记者近日独家获悉,武予鲁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内幕交易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已于2018年底被判执行有期徒刑1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70万元。

此时,距离2013年7月武予鲁被带走双规已过去了五年半时间。其间,经历了一审、上诉、重审、再上诉的漫长过程。在这五年半时间里,武予鲁还曾于2017年4月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1月18日,武予鲁方面律师任成宇向记者表示,在二审判决结果公布后,他去见过武予鲁一面,被关押在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看守所的武予鲁,心态已“较为平和”。

曾提“千亿资本局”计划 自己从中渔利

1955年出生的武予鲁是山西省襄垣县人,早年做过矿工,后考入焦作矿业学院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在平顶山煤业集团工作了22年,后于2004年任河南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2006年12月调任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据武予鲁方面律师、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任成宇描述,自2014年担任武予鲁的辩护律师,四年多时间里见过武予鲁近60次,后者给他的印象是逻辑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都较为突出,“他会侃侃而谈,能感觉到他曾经是个风云人物”。

赴义煤集团上任之初,武予鲁曾多次承诺“不收义煤人的一分钱,不在义煤做一单生意,不提拔自己任何亲属”。他“大手笔”和“改革派”的作风亦使他在集团的评价两极分化。据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的《方圆》杂志报道,2009年,武予鲁曾批示将员工检举他本人的举报信刊登在义煤集团下属的《义马矿工报》上以示坦然。

但这一“坦然”只是表象。

据法院查明,1999年至2013年期间,武予鲁利用担任平煤集团副总经理、河南省 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义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便利,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高达551.6073万元、美元6000元、港币13.3万元。

武予鲁并不满足于受贿,资本市场成了他权力变现的场所。

执掌义煤期间,武予鲁操盘了义煤通过借壳成为大有能源的控股股东,后者于2011年在上交所上市,成为河南省煤炭能源系统第四只A股上市股票和唯一一家以煤炭为主业的上市企业。武予鲁还计划,大有能源要在资本市场拿到超过1000亿元,此外将义煤集团打造成资产和产值均超过千亿元的“双千亿企业”,并将通过海外并购等方式完成旗下开祥化工、优德矿业等多家公司的各地上市。

彼时,中国正处于高速工业化阶段,煤炭业长期鼎盛,上市发展让武予鲁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明星人物。

然而不为当时人所知的是,武予鲁自己是这些资本运作中的渔利者。

根据法院查明,2009年12月,义煤集团与南京欣网视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借壳上市”意向,武予鲁作为此次借壳上市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该信息尚未公开前,用向他人索要的70万元买入南京欣网视迅股票,获利达1237850元。

而时至2013年7月29日晚,大有能源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义马煤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武予鲁已被河南省纪委双规。自此,武予鲁的“辉煌”生涯宣告终结。2014年9月,河南检察机关依法对武予鲁提起公诉。

2017年4月,证监会向武予鲁下发市场禁入决定书,对武予鲁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曾与河南落马高官陈雪枫“死磕”

任成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武予鲁在看守所中向他提到,曾在2013年6月实名举报陈雪枫。此时距离武予鲁落马仅有约1个月时间。

任成宇称,在看守所期间,武予鲁继续举报陈雪枫,其时陈雪枫还在位,中纪委曾两次派人赴武予鲁在押的内乡县看守所调查武予鲁揭发陈雪枫一事。

陈雪枫曾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距离武予鲁落马两年半后,陈雪枫成为当年的“新年首虎”。2016年1月16日,中纪委发布消息,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31日,陈雪枫被判无期徒刑,当庭表示不上诉。

按照任成宇的说法,当初就义煤发展方向上产生的分歧构成了武予鲁和陈雪枫之间最根源的冲突——武予鲁认为义煤应当独立发展,陈雪枫与其时的河南领导班子认为应当通过合并打造煤业航空母舰。

据新京报2016年报道,2008年,永煤集团、焦煤集团、鹤煤集团等5家国企重组成立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作为河南另一大型煤炭国企的义煤集团不在重组名单之中。报道称,当时河南煤化董事长的人选是时任永煤集团董事长陈雪枫,如组建成功,武予鲁会出任总经理一职。但陈雪枫、武予鲁这两位大型国企老总都很强势,“都想说了算,互不买账”。武予鲁曾因事后才知道还有几家公司要参加重组而大发雷霆,最后选择退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武予鲁被双规仅十天后,2013年8月6日,义煤集团与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合并重组正式启动,合并成立的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于2013年9月12日挂牌成立。2018年世界企业500强上,河南能源化工位列第496位。

案发后查出拥有枪支

虽然早已出事,但和对手陈雪枫不同,武予鲁多次上诉。

2015年1月,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武予鲁一案,曾作出(2014)南刑一初字第00030号刑事判决,武予鲁不服提出上诉。

2016年6月,河南高院作出裁定, 撤销原判,发回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后,于2018年9月作出(2017)豫13刑初5号刑事判决,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武予鲁犯受贿罪等,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七十万元。

法院查明,武予鲁无持枪证,其分别在1988年和1998年先后从他人处获取一支重庆市长安机器制造厂生产的“虎头”牌猎枪和一支焦作市中州机厂生产的“健卫”牌运动步枪,武予鲁在家中存放该两支枪至2013年5月,后交原平顶山军分区副司令员保管。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武予鲁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任成宇向记者出示的二审辩护词中提出,根据中纪委的有关函件,武予鲁检举揭发陈雪枫的贿选等违法犯罪问题属实,虽然陈雪枫落马后判刑时未被追究贿选罪。任成宇因而主张对武予鲁量刑时按照立功对待。

最终,二审裁定书中对武予鲁揭发举报陈雪枫行为的认定是“有检举他人涉嫌违法犯罪线索的行为,但无相关证据证实构成立功”。

2018年底,武予鲁案二审有了结果。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武予鲁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吴兴发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