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维权动态 > 股票 > 河南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原董事长涉贪被股东举报

河南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原董事长涉贪被股东举报

作者:老K维权   来源:老K维权  热度:49  时间:2019-01-23
“河南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原董事长徐某、徐某彪父子身为党员和国家干部,不能做到廉洁自律,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将几百名股东的数亿元血汗钱据为己有。”河南兰考县黄河医

“河南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原董事长徐某、徐某彪父子身为党员和国家干部,不能做到廉洁自律,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将几百名股东的数亿元血汗钱据为己有。”河南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的数百名股东联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如是说。

      

 

1995年徐某彪刚接手县医院不久,就通过暗箱操作,把当时价值几个亿的公有制兰考县人民医院,以一千多万元的价格贱卖给了他自己。然后大搞楼盘开发为主。近二十年来,拿着股东的血汗钱开了N家自己的公司,分别用家人、亲戚、朋友的名字挂名。职工几千万元的养老金也不知所踪,以至于我们的工资到现在只1千多元,退休工资更低。

 

这么多年来,医院所有的医疗器械都是在他二儿子的公司购买,以高于市场的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卖给了医院,医院的钱财几被掏空。于2016年又转手将医院以6.45亿元卖给了恒康医疗,分给了股东1点多亿,剩下的4个多亿哪里去了?开发的十多处楼盘所赢利哪里去了?

 

其一,涉嫌职务侵占。涉嫌将药商提供的医疗器械、药品、耗材的巨额“返点”据为己有;徐某经营的征诚酒业,在洋河酒厂专开了一条生产线,以低廉价格生产,再以高出市场多倍的价格强行专供黄河医疗集团所属的各医院,从中谋取暴利,甚至一箱茅台酒在徐家反复能被卖出20余次。他经营的征诚家电,也是徐氏敛财的一个平台,一个市场价几百元的小冰箱,卖给医院就能要价上万元。

 

徐某彪的次子经营一医疗器械公司,专供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以高出市场价N倍的价格卖给医院,仅2017年恒康并购后,徐某担任董事长期间,徐某彪次子就从兰考第一医院提出近两千万元,其中第一医院购买的GE1.5核磁共振,报价580万元,医院实际出资1000万元,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其二,涉嫌贪污医院财产。从1995年5月,徐氏在经营医院中涉嫌贪污医院巨额财产,至2016年12月卖给恒康医疗时,已负债数亿元……徐氏父子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款及股东钱财。

 

兰考县黄河医疗集团下辖有四家医院(兰考县人民医院、妇儿医院、烟阳医院、东方医院),于2016年12月10日以6.45亿的价格卖给了恒康医疗集团。仅退还股东股金1.6亿元,减去恒康医疗暂未付的尾款6400万元,还有4.2余亿元去向不明。

 

徐氏父子让原县人民医院职工集资,开发了金泰花园、黄河花园、团结花园、祥龙佳苑、九龙宾馆、海南房地产等,楼房均已售完,均被徐氏父子装进腰包自肥或挪作它用;徐某彪为国家公务员身份,拿着国家的工资,还在医院拿着一份年薪。恒鑫房地产公司实际控股人是徐某彪,涉嫌高息非法集资。徐某彪还常在每周五、周六聚众赌博,借此敛财。

 

其三,涉嫌巨额资产来历不明。徐氏在兰考城区考城路、团结路、黄河路、北京路、金泰花园、祥龙佳苑等有多处房产和地皮,在郑州、海南有多套住房,其祖籍城关乡新韩陵数百亩的地及苗圃;文体西路南侧建筑的商品楼是徐氏父子购买的地皮;恒鑫房地产开发公司,徐氏父子注入一亿余元资金,为实际控股人;徐某多次赴澳门赌博,巨额赌资来源不明;用股东的钱款购买豪车多辆,据为已有,供其享乐。

 

其四,涉嫌贱卖集体资产。原人民医院的老传染科(小西院)被徐某彪卖了,中饱私囊;康宁医院在没有任何会议决议的情况下,被徐某彪卖了;兰考黄河医疗集团所属的郑州兰博医疗器械公司,不知何时以多少钱转给了徐某彪外甥王某。该公司是股东出资成立的,经营期间赚的钱和公司转让后卖的钱哪里去了?原县人民医院的DR为什么变为私有财产?


   其五,涉嫌扰乱社会秩序。徐庆彪身为公务员,仗着财大气粗,目无法纪,多次指使社会人员殴打他人,扰乱社会秩序。在建祥龙佳苑小区时,徐氏父子组织打手痛打一孕妇,致其流产,最后是黄河医疗集团赔款百余万元;在建堌阳商品楼时,徐氏父子组织打手痛打一群众,致其重伤脾破裂,徐某彪唆使执行者——金泰公司经理逃避法律制裁,躲藏逍遥法外。最后,集团赔偿200余万元;徐氏父子在家门口雇佣了多名保镖,为其24小时看家护院。对此,社会反响强烈。

 

把医院卖给恒泰医疗后,徐氏父子失去了捞钱平台,心生悔意,采用各种手段扰乱医院运营秩序,并对工作人员进行人身恐吓及人格悔辱,意图赶走恒康医疗,把医院(徐氏的敛财平台)夺回。

 

徐氏父子打着改革的旗号谋取暴利,其在兰考经营多年关系错综复杂,以至于我们几百名股东实名举报多次,仍得不到重视。一是设备方面,20多年了购买那么多仪器设备,徐氏从中得到多少好处?二是祥龙佳苑开发所赚的钱,徐氏一直在说赚了一个多亿,现在一分都不给;三是海南房地产,当时开职工大会(兰考礼堂)徐某彪讲海南的地皮有人想买就能赚一个多亿,就是不卖,开发成楼卖的更多,按最少的地皮说一个多亿,现一分没给;四是金泰花园、黄河花园、团结花园等,具体能赚多少徐氏没讲,只有查账才能清楚;五是康宁医院评估1500万元,徐氏贱卖了差多少应给补上;六是现正在建设的康复医院的地皮,是在医院没有卖以前以黄河医疗集团的名义拍买的,现已改成徐某彪的本家弟的名下(实际控股者是徐某彪),股东应该有份;七是徐氏讲有些钱都还债务了,应该查银行流水,查这个公司是否真假。医院、房地产对外吹嘘徐氏自己讲都经营良好,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债务?八是几千万的养老金不给我们交,钱哪去了?在其经营医院的二十多年中,每进医院一个人,都得交医院基建金,每人交3至10万元不等,这笔钱加起来有1个亿左右,医院会计帐上没有记载,去向不明。

 

神州有包公,中州有青天。恳请政府部门对此予以高度重视,严格依法依纪调查处理,帮助我们股东讨回自己的血汗钱,为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保兰考这一方红色净土,还法律法规一个尊严。(图片来源:廉洁江西)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