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投诉 > 原人大干部私刻公章重婚!被妻子实名举报后竟然...

原人大干部私刻公章重婚!被妻子实名举报后竟然...

作者:老K维权   来源:老K维权  热度:118  时间:2019-01-10
2012年,因发现南京市人大原内司委副调研员陈怀德重婚,与其结婚一年多的刘晓月向纪委实名举报了陈怀德。举报事件在陈怀德出具离婚证明后落幕。但之后刘晓月无意中发现,如皋市白

2012年,因发现南京市人大原内司委副调研员陈怀德重婚,与其结婚一年多的刘晓月向纪委实名举报了陈怀德。举报事件在陈怀德出具离婚证明后落幕。但之后刘晓月无意中发现,如皋市白蒲镇民政局的婚姻登记专用章竟然在陈怀德手里。经调查,为达到与刘某结婚目的,陈怀德私刻了公章,虚构其与钱某于2006年6月16日在白蒲镇民政所办理离婚手续,并在离婚手续上加盖了私刻的公章……

2011年4月1日,陈怀德凭这份“如皋市白蒲镇民政所”的虚假证明材料领取了结婚证。次年,陈怀德携带相关虚假材料补领了与首任妻子钱某的离婚证。


2012年,因发现陈怀德重婚,结婚一年多后的刘晓月向纪委实名举报了陈怀德。但在后续的处理中,刘晓月却屡屡被骗。


“孩子上学要办理出生证明。我发现他给我的公章是假的、和前妻钱某的离婚证是假的,他甚至还和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1月8日,刘晓月对记者说。


陈怀德在南京市鼓楼区法院第三十八法庭中手写的保证书。


屡遭前妻骚扰,竟是丈夫指使


2009年,经过老乡介绍,刘晓月认识了南京人大干部陈怀德,“他比我大,又当过兵,对我照顾无微不至,对我家人也特别的好。”2011年4月1日,刘晓月与陈怀德登记结婚。此时刘晓月已怀有3个月身孕。沉浸在结婚喜悦中的刘晓月没想到,婚姻带给她的竟是无尽的痛苦。


刘晓月怀孕7个月时,因胎像不稳出现了先兆流产症状,但陈怀德却表示其父亲心脏病去世了,他要回去照顾父亲,尽管刘晓月对陈怀德的话有怀疑,但在亲戚的劝说下让陈怀德回了江苏如皋县的老家。


感觉蹊跷的刘晓月通过电话通讯单查询发现,每到陈怀德回家时,都会用家里的固定电话拨打钱某电话,响铃后不久,刘晓月便会收到陈怀德前妻的骚扰电话和短信。


2015年11月,陈怀德父亲去世,刘晓月带着孩子到陈家祭奠时与陈家人发生冲突,并报警后才确认,钱某和陈家一直有来往,且仍以儿媳妇的身份参与着陈家的大小事,平时也与陈怀德一起居住在南京。


户口簿和包括计生委的印章被指全部是假的。


遭妻子举报重婚,竟用假公章补了个真离婚证


2012年春节,是刘晓月与陈怀德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个春节。这一年春节后,刘晓月第一次实名向南京市纪委举报陈怀德重婚。


接到举报后,南京市纪委与刘晓月取得了联系,并要求陈怀德对此事作出解释。随后,陈怀德携带着一张由如皋市白蒲镇民政所出具的离婚证明,在南京市补办了离婚证,据离婚证显示,陈怀德与钱某离婚时间为2000年6月18日。


举报事件在陈怀德出具离婚证明后落幕,当时南京人大的领导还曾出面为两人作出调解,陈怀德也再三保证会对刘晓月和孩子好,并写下保证书与刘晓月好好过日子。


但事情的发展却没有按照刘晓月的设想发展。刘晓月无意中发现,如皋市白蒲镇民政局的婚姻登记专用章竟然在陈怀德手里,怀疑他的离婚证是伪造的。于是,刘晓月再次向南京市人大及陈怀德曾经的领导反映。


同年11月30日,在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下,陈怀德与刘晓月签订了《关于达成夫妻和好相处的情况》。并约定今后要好好生活,共同抚养孩子。


2015年1月26日,陈怀德为刘晓月出具了一份《关于工资的发放申请》提出,每月工资由财务直接打到刘晓月账户上。记者注意到,南京市人大相关领导还在该《申请》上签字,并作出了批示。


“陈怀德又一次骗了我。2015年9月3日,陈怀德私自带孩子外出。回来后孩子告诉我,陈怀德一直和一个小姐姐待在一起,这个小姐姐和他一样叫陈怀德爸爸,小姐姐的妈妈姓邹。后来我在他的手机里发现,陈怀德加入了几十个交友群,而且聊天内容很暧昧。”刘晓月表示,通过多方打听,刘晓月发现除邹女士外,陈怀德身边还有一名周姓女子,并在怀胎6个月时做了引产手术,陈怀德支付1万元补偿费用后,周某与陈怀德断了联系。


在陈怀德的收入证明中记者看到,陈怀德年薪约在8万元左右。但据刘晓月提供的陈怀德转账记录显示,陈怀德频繁有大额支出。


刘晓月告诉记者,2013年后,陈怀德就经常称他在外面跑生意,而且还以帮人办学历、安排工作为由牟利。“今收到陈怀德转账人民币拾万元整,用于5名学生就业安排。”在刘晓月提供的一份收条中写道。


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委员会开除陈怀德党籍的文件。


执行官司牵出辞职报告,当事人失踪了


2014年至2018年,陈怀德给刘晓月写下的保证书有近20份左右,但无一履行。特别是在2017年春节,陈怀德当着刘晓月全家的面作出保证,承诺一定会对刘晓月好。


就在刘晓月犹豫不决时,她开始频繁接到催债电话。“都是找陈怀德要钱的,有的借款还是打到了钱某的账户上,我实在忍无可忍。”2017年4月,刘晓月向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处与陈怀德的婚姻关系无效,并追究陈怀德重婚的刑事责任。


根据庭审和双方提交的证据,2017年10月30日,鼓楼区法院作出了刘晓月与陈怀德婚姻无效的判决。11月7日,法院再次发出了要求陈怀德支付刘晓月经济补偿240万元,并每月支付孩子抚养费1万元的民事调解书。当天,陈怀德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第三十九法庭当庭写下了保证书。


2018年,在为孩子办理入学手续时,刘晓月要求陈怀德将其户口本等相关手续邮寄。陈怀德同意后不久,刘晓月收到了一份来自湖南省娄底市的快递,里面是陈怀德的户口本。但在办理相应手续时却因户口本疑似伪造,未能办成相应手续。


由于陈怀德对于抚养费和赔偿款的支付不到位,刘晓月又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刘晓月向鼓楼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2018年7月24日,鼓楼区人民法院对此案立案执行。


2018年12月4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发出了执行裁定书。除依法扣划了陈怀德公积金账户中的8082元外,由于陈怀德名下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无不动产登记信息、无债权持有登记信息,法院做出了依法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行为并向警方发布临控布控的裁定。


通过这份裁定书,刘晓月才得知陈怀德已经辞去公职。


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文件宁人机[2018]16号《关于同意陈怀德辞去公职的批复》中提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公务员辞去公职规定(试行)》,经研究,同意陈怀德辞去公职。签发日期为2018年7月17日。


“现在我联系不上陈怀德,听说他一直和钱某生活在一起。陈怀德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我已经再次向纪检部门进行了举报,希望能还我们母子一个公道。”刘晓月说她现在已经无力支付每月高额的贷款和孩子的抚养费,与陈怀德的纠纷已经牵扯7年多时间,她祈祷这场纠纷能尽快结束。



来源:上游新闻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