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维权动态 > 交易所黑幕 > 数字货币交易所模式

数字货币交易所模式

作者:老K维权   来源:老K维权  热度:22  时间:2018-11-07
数字货币交易所模式想在挖矿潮大趋势赚上一波的请看完本文接下来我只表达个人看法,与任何组织。任何人无关,如有异议,大家可以自己思考!投资都是有风险的,钱是你们的,怎么投资完全

数字货币交易所模式


想在挖矿潮大趋势赚上一波的请看完本文

接下来我只表达个人看法,与任何组织。任何人无关,如有异议,大家可以自己思考!投资都是有风险的,钱是你们的,怎么投资完全是你们自己的事,入圈需谨慎!余钱投资叫理财,借钱投资是赌博。



现在主要推荐MMD矿机181010号发行的,由中国,美国,泰国,韩国,英国,法国等多个国家的顶级区块链技术团队,联合京东,LVMH(Louis Vuitton Moet Hennessy)集团等共同研发成立的首个奢侈品区块链溯源平台!但这些白皮书等项目相关材料,对于前期的我们都是扯淡,因为项目的前期发展,靠的是团队,一个超强的地推团队,以及一个靠谱的真正想做大的项目方。目前分析三个同个行业圈子搞出来的币,

sinoc

sinoc,去年兴起,这个项目最早的名字是矿工经典币MCC,随后更名M链,1元发行,到现在一年多,涨到60元,翻了60倍,随后宣称被sinoc,币价急速下跌,现价0.15/币 甚至感觉要“归零”了,每个投资者失去了方向,内心充满着恐惧。哭声喊声比比皆是,尤其15号后加入的矿工,操好刀去往直推人家里了。连不少团队长也失去了信心,不再维护社群。 后期可能发展结果和3M一样,只能在等崩盘的这一天,原因很简单,币价上涨幅度太大,超出项目方的预期,发展太快,以至于不能控制,破发。为何推了一年多,还没崩,主要赶上大趋势,挖狂潮的来袭,区块链的大火,加上推广团队实在是太牛了,当然不排除后期转正项目方赌一把的可能性。

PMD

PMD,3月中旬兴起,从一开始白皮书都没有,靠的团队一路推广,逐渐完善,只用3个多月时间就上了非小号交易所(相对知名资深),7月,PMD上线FCoin交易所,挖矿回报便开始急速下降。此后在9月经历了持续暴跌,代币价格缩水九成。紧接着就在1013FCoin接到PMD项目方通知,PMD项目重大重组,申请临时停牌,

当然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选择急刹车,拒绝快速圈钱。主要是为了避免走M链老路,导致后期不可控性太多,可谓现在是大风险,大收益,空间巨大。


MMD


当然现阶段,我个人选择MMD原因,PMD实体矿机还没开售,不能够选择,而中国挖矿潮来袭了,自己比较知根知底,可分析好,可选择的项目并不多,所以推行MMD,因为MMD是新币,刚发行二十来推天,初期,第一批玩家。加上现在大潮流大趋势挖矿潮的环境下,早期玩家亏本可能性很低。第三,问题在于项目方的真正想法了,想一波流带走圈钱走M链老路,还是学PMD从良,但这不是我们第一批玩家投资者要关心的事,只要项目能推动市场起来,我们第一批都是稳赚,至少我个人百分80把握,所以后期发展如何,不是我们要在意的,实施根据当下分析,判断有无复投可能,先保本在追逐利润,这是我比较建议的正确投资观念。


总结


MMD刚发行,值得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把握性远超PMD,投资小,1500,7500,15000,45000,75000的矿机都有,早期可以一试。8成把握,2分风险,赢了利润可观,输了也亏不了多少。

2. PMD虽然现在重组,可以内盘交易,但可一搏,毕竟整体形势可以,加上大趋势下,大家现在可以选择的项目不多,尤其是相对较好的项目,但毕竟进入了二级市场,所以风险相对MMD高。5成把握,5成风险,但若盈利,利润暴涨,但若输了,亏损较多


以上见解分析只是我觉得比较主要的



想在挖矿潮数字货币大趋势赚上一波的请加我好友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好友


以下内容与本文无关,咨询请扫描上方二维码添加了解


接下来的事情实在是让司马霁雯感到一种被戏弄欺骗的羞辱,就像是一个误打误撞地闯进了一栋外观恢弘壮丽的城堡后,发现了里面的肮脏和破败,瞬间产生了巨大的落差一样。失望像个调皮的孩子用藤条不停地抽打她的心脏,让她无语到愤怒。而那首《卜算子》在这时就像似恶毒的巫婆一样发出嘲讽的桀桀怪笑,不停地刺痛和作践司马霁雯的自尊心,让她为自己本能的轻信和愚蠢感到从未有过的悔恨和羞辱,还夹杂着对中国司法的失望和悲凉,透到脊背的失望和悲凉,那种感觉就如同用极地的冰锥不停地刺穿她孱弱的躯体时被撕裂和寒冷同时折磨的痛苦和无助。

接下来四个月,司马霁雯不断地接到祁阳各种各样正在跟进的理由,而且是全院上下都协同一致全力跟进的理由。可奇怪的是这样全院上下一致全力跟进的案件就像是一头执拗的老牛一样倔强地站在原地,没有一点点的进展,不知道是法院已经无能到这样的地步了,还是法院原本就是被政府控制的机器而已。那个曾经慷慨激昂、信誓旦旦的殷宏伟院长不是开会,就是去省里,再不然就是去北京截访,总是忙得不见人影。司马霁雯的耐心被一次又一次地无声凌虐、戏弄、冲刷与欺辱,她有一种欲哭无泪、欲诉无门、欲怒无声、欲恨无处的无助、无奈、和折磨。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